第一卷 醒魔(四)
首页 导航 热榜
    窗外滴答着雨,砸落在地的声音被厚重的玻璃隔绝在外,不远处的小站台上,小提琴家奏响舒缓的音乐,可惜方阳不懂这种高雅人士才摆弄的东西,对这音乐也是一窍不通。只是单纯觉得听着听着,浮躁的心情就会被无形的手轻轻抚平。

    看着窗外的雨,杯子里的咖啡慢慢变得冰凉,他一口也没喝。

    其实他并不喜欢喝这种苦味的饮料,但干坐着这里霸占位置,也会这里的人添麻烦。

    “这位先生,”有服务生走过来,“您这杯拿铁已经凉了,请问先生您需要换一杯热的吗?”

    “啊,麻烦了,不用换了我喜欢冷的。”方阳回过神来,急忙说。

    “好的先生,先生可是有什么烦心事?”服务生笑着问。方阳心想你们这店里的服务生还有供客人倾诉这项功能不成?

    “不是,我只是出门忘记带伞了而已,在想怎么回去。”方阳笑着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,我这里有一把伞,不介意的话,您可以先用我的伞回家,”服务生抬头看了看雨势“不用在意我会不会被淋湿的,我就住在附近的一个旅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,不过我可以打车的。”方阳哭笑不得,这服务生也太热情了,前两天怎么没看见这个人来上班,这也太热情了。

    “您不喜欢喝拿铁吗?”服务生注意到桌子上的咖啡。

    “额是的,我这是想在这里多坐一会,这里很安静,”见服务生要说话,方阳连忙起身离开“我现在就去付钱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不是餐厅,这是单纯休闲的地方罢了,您可以继续坐下去,只要在店里打烊之前离开就好。”服务生叫住了他“您在这稍等片刻,请允许我请客一次。”

    两杯深红色的,像是酒一样的饮料,闻起来倒是没有那种苦香,方阳轻轻抿了一口跟矿泉水一个味!

    “跟我说说你的事情吧。”服务生笑了。

    市外围地铁站,这里是最外围的路线,从这里可以到达某个被遗弃的大楼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里了吗?”古拉站在大楼前面,仰着头,目光努力够到大楼的顶部“这得有多高啊,为什么被遗弃了呢?”

    “据说是因为这个开发商被发现在地下做一些不法勾当,很大一部分资产都是这样得来的,现在家财散尽,人还在吃牢饭呢。”孙李耸耸肩“好像是因为在外面搞外遇被自己家夫人去警察局全抖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狗血。”赵钱扶额。

    “还有更狗血的呢,”古拉看了看表,有些无奈“不等了,直接打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更狗血的?”赵钱不解。

    “就是指楼里那些东西咯,”孙李从袖子里翻出来一把折叠刀“中国不是有句老话叫物以类聚吗,都是世界的失败品,倒是会报团取暖。”

    古拉率先进了大楼,很快钻进了漆黑的阴影中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已经到了晚上,三人的外套下都穿着黑色的紧身衣,有利于遮掩身形。

    “走了。”孙李跟上古拉的脚步,奔跑起来的声音几乎可以忽略,这是经过专业训练的人才能做到的,这一刻两人都展示出了异于常人的一面。

    “你们打架就打架嘛,为什么我也要穿这个。”赵钱翻了个白眼,随意找了个地方坐着。

    “啊~~困了。”赵钱打了个哈欠,摊开手心,周遭的空气突然就震动起来,黑白的魔方凭空出现在赵钱手中“早点打完早点回去睡觉,为什么最厉害的人干着最轻松的事情呢,太嫉妒了呀。”

    魔方自己转动起来,随着啪嗒啪嗒的响声,废弃的大楼像是强行被切开,再随意拼凑起来,还在一楼的古拉和孙李就这么突兀的出现在最高层。

    “这也太容易就找到了吧。”赵钱一愣,于此同时,上方的厮杀已经开始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去呢?”服务生笑着问“人不应该孤单的活下去啊,就算他人歧视你,就算周围的一切都在排斥你,可总会有人爱着你的。”他顿了顿,继续说:“也许他有难言之隐,可既然她可以相信你,你当然就要不顾一切的去保护她。因为在你苦恼的同时,身为你的好友,他也在人与人之间的夹缝中努力活着,这难道不是爱着你的证明吗?”

    “他是班级的副班长,是那么重要的人,我只是一个小透明而已啊,你能保证他对我的友情是真的而不是身为副班长的责任,亦或是对我这种人的怜悯吗?我初中同学的家长们在一起偷偷谈论我‘这孩子年纪轻轻就一个人活着,是不是克父母啊’他们以为我听不见,我全部都听见了,清清楚楚!”方阳抬头,大力的拍着桌子对服务生嘶吼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?”服务生勉强牵动嘴角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会?你也是这样想的吧,我从我有记忆开始就没看见过我的父母,对!我是孤儿,来吧,可怜我!嘲笑我!冷落我!我知道你要这样做,我早就准备好承受了!”方阳踢翻了自己的椅子,把自己手上的杯子摔得粉碎,他瞪大了眼睛,不敢眨眼,因为一眨眼就会有眼泪出来了,他不想在这个人面前哭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有个妹妹,”服务生喝了口方阳点的拿铁“她除了我这个哥哥,就只有一只玩具小熊,因为工作原因,每年我只有一个月时间能陪着她。我曾经想过把她接来我工作的地方,那里没有人会嫌弃她是个没有父母的孩子,没有人会冷落她,我可以天天陪着她,而不是一只不会说话的小熊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她不愿意,她说的话我也无法反驳,她想要留在那里,我同意了。我其实只有半个月的假期了,我向上面申请多了半个月,付出的代价很大。”

    方阳渐渐安静下来了,他看着对方,想要为刚才的无礼道歉。

    “哥哥你已经走了,我离开这里,这里的人就会把爸爸妈妈忘记的,我不想他们忘记爸爸妈妈。”

    方阳怔住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她当时跟我说的原话,我没有想出任何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。当时我也想过,我在工作的时候,其实也有时会忘记我的父母啊,可是听了妹妹的话,我就再也没有忘记过。”

    “跟你说这些太过了。”服务生突然止住话题,他笑了笑,放下了手里的咖啡。

    “我叫林衍,店里马上要打烊了,你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,我你你不能放弃你现在的工作吗,妹妹难道没有工作重要吗?”方阳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管这种事情,就是止不住的想插嘴进来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,现在跟你说这些还是太过了,方先生。”林衍笑着微微鞠躬,“您该走了,在您离开之前请记得付款哦。”

    方阳张了张嘴,颓然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欢迎下次光临。”。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,这些人都怎么了?”方阳环顾四周,服务生和客人都低着头,一动不动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-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