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 醒魔(二)
首页 导航 热榜
    月亮当空照,老鼠对我笑。

    坐标:001。目标状态:营业中。

    方阳出来买吃的。

    作为资深宅男,深夜里点一个汉堡就着可乐和薯条,简直不要太美好。这样美滋滋的生活,啊天堂!

    有电话来,是班上的同学。

    天堂应该应有尽有,但是需要有电话吗?不可能!

    “你在哪呢?”电话里问。

    “天堂,此处不通电信不通联通请您稍后再拨。”方阳翻了翻白眼。

    “去你的吧,在家?哎呀不管你哪里,来玩啊,用你那青春洋溢的荷尔蒙打败黑夜,打败困意,和为父一起纵横沙场吧!”电话里还是笑嘻嘻。听的方阳青筋乱跳。

    阴谋!

    赤裸裸的阴谋!

    才把要命的高考匆匆搞定,毕业的他们每一个人都如负释重,班级的计划方阳不知道,但这边大家还没开始聚会,电话里这熊货就急着找地方嗨皮了。肯定不是什么好事!

    某一网吧。

    “漂亮啊大兄弟,再见。”爷爷我从天堂被你call出来,你就给我看这?

    “哎哎哎,别走啊,陪我玩会嘛,我吃鸡太菜你带我一会呗小锅锅~~。”

    “滴滴打车到南极跳海草舞去吧,那里雌性朋友一堆一堆的,你就不会在游戏上流连忘返了。”

    “五杀!老子五杀没了!啊啊啊啊啊!”网吧惊现河东狮吼传人,声震寰宇。

    高手!

    方阳面无表情推门而出,徒留王盛在后面迎风飙泪爆演技,惹的路人指指点点,大体意思就是王盛爱着对方情比金坚却落了个伤心欲绝的下场,而方阳就是这个负心汉

    口袋呜呜震动起来,方阳突然想起来什么,换了个方向。

    他是准备去银行查一下自己的账户。每个月的这个时候,会有笔钱打来他的卡上。这张卡是他养父留给他的,钱的来源不清不楚,每个月都不是固定的,却每个月都刚好够用,像是被人监视一样的活着。这种感觉,就像是一只早就知道自己长胖长肥就会被分尸的猪,虽然知道自己会game over

    但是!!!

    不用这笔钱他就没经济来源了,饱死鬼总比饿死鬼强!

    那个一把屎一把尿把他养大的男人早就不知道去哪里了,但是!!!

    时间一长,他也习惯了,于是在一段时间的煎熬之后,每个月都会去拿钱,然后在门口摆摆手说上一句谢谢。不知道说给谁听,但总感觉那个人听得见。

    ATM自动取款机前。

    他把卡插进去,点开查询,ATM上显示出来了数字,然后方阳沉默几秒,又拔了出来,再插进去一旁的中年妇女取完钱,怜悯的看了一眼方阳,三步一回头的走了。

    “唉,又一个被骗子骗走钱的倒霉孩子,太可怜了。回去和张妈说说”

    “脑子有点乱要回去睡觉了。”方阳使劲揉了揉额头,在路上就解决了食物,回家脱了衣服倒头就睡。他不像那个精力充沛的二货,今天一天已经够累的了,脑瓜子嗡嗡的是说。

    墙壁上的闹钟滴答滴答转动,时间一秒一秒过去。

    他有上夜厕的习惯,习惯性起床,习惯性找拖鞋,习惯性沉默啊不是,沉默不是习惯。

    “还满意吗?”卷发的小男孩龇牙笑着“我动用了一点点手段,给你多弄了点,每个月几千过得也很辛苦吧,趁现在手里把握着机会,去燃烧青春吧!”

    “一加一等于几?”方阳问。

    “二”卷发男孩愣了一下,说。

    “不,你应该说等于三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说三?”卷发男孩更懵逼了。

    “”方阳看了看四周。

    他身边是泳池,向远望去,一切的高楼居然都低它一等,城市的边缘也清晰可见黑色的海面,倒映着五彩的霓虹灯光。他不该在这种地方,他应该在家里睡觉,关键他家只是在二楼!这里二十楼的高度都有了啊!

    其实他恐高

    “初步让你感受一下,这里景色如何?”卷发男孩啃了口苹果,两把太阳椅中间的桌子上有一副果盘,他是从那里拿的。

    “我想回家,让我回家可以吗?”方阳战战兢兢的问。

    “别那么拘束嘛,我就是希望你来做客一下,没什么恶意的。这种体验可不是每天都能有的,人不对也不行啊。”

    我信你这种鬼话我几年前就被骗的内裤都没了。方阳欲哭无泪“那,有有什么事情吗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有事情呢,难道你不喜欢里的环境吗?这么棒的地方可不多见。”卷发男孩故作惊讶。随即又笑了“好好感受一下,有什么感觉,在这种高级的地方,难道没有让你产生什么特殊的感觉吗?”

    有什么感觉,我明明在家睡觉怎么来的这个鬼地方我还能有什么感觉,害怕算吗?

    突然把我弄到这种地方,我到底怎么来的,我怎么回去啊,跳回去吗,跑回去?路呢,路在哪,我看见了该死!这死孩子吧路挡住了!

    “很舒服”方阳憋出来一句废话。

    “没错!”男孩大笑着鼓掌“就是舒服,每天都有各种美食,泳池永远放着最干净最清凉的水等待迎接你。当你躺在太阳椅上,只需要要招招手,妙龄少女就贴心的帮你按摩,喂食,为你读着世界上最优美的情诗。你喜欢什么样子的女孩子?我猜是18岁羞涩的东方女孩。也许是北方俄罗斯的布娃娃,那个国家的女孩在幼时就拥有了最可爱的脸蛋。又或者是绝色的御姐?对你这个年纪来说可是一等一的杀手哦,这种女孩很难关注你吧,可是在这里,招之即来,挥之即去”男孩滔滔不绝,声音里充满了蛊惑。

    方阳有些意动,他正直血气方刚的年纪,也渴望有异性注意到他,在学校里的确有很多,但都是鄙夷的眼神。在这种环境里他很难自信起来,因为他天生不如别人,他是一个孤儿。

    “啊谢谢。”他忽然就很低落,他发现好像没有人和他一样悲剧,他找不到同伴,能活到这个地步,真的应该感谢上天了。

    “喂,喂!”男孩大声喊着,方阳回过神来,茫然地望着他。男孩发现方阳的眼神变了,起初还是柔弱的孤羊,现在却有一股悲凉在眼底涌起,孤羊在怨恨中苟延残喘,带着一丝凄然的光。

    “算了,送你回去吧。等到你想要再来做客的时候,花掉这张卡里的钱就好,你自己的卡你留着就行,当做见面礼了。”男孩不知从哪里摸出来的卡,带着黑色的弧线落入方阳手心,他忽然就睡了过去,身边的一切都渐渐淡化,而后消失。

    “这是最后一个了?”太阳椅上出现一个男人,白酒里加了碎冰,男人每喝一口都是满脸享受“这才是男人的饮料啊,中国的酒居然这么烈,我有点体会到那个铁马冰河的时代了。”。

    男人浑身燥热,他本身就只穿了内裤,直接跳进水里,溅起大片的白花,又在刹那凋谢。

    男孩翻了翻白眼,趴在玻璃墙上啃苹果,远处的霓虹灯还在肆意挥霍着热情,潮汐已退,灯光留宿在了这双海蓝色的眼睛里,依然绚烂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-
网站首页